当前位置:首页 > 游戏资讯 > 游戏资讯

参见公主殿下

时间:2024-06-14 11:08 发布者:爱推文的六六

《怜爱侍女》

上一世,我是燕国尊贵的容阳公主,而顾瑾凉只是个养在宫里的质子。

顾瑾凉对我百般好,我以为我们是两情相悦。

直到他在两军交战之际偷偷打开了城门。

家国俱亡,我成了亡国公主。

被顾瑾凉关在不见天日的宫殿里日日折磨。

昔日,顾瑾凉身边被我赶出府的侍女成了他的宠妃,百般折辱我。

重来一世,我跪在大殿中间。

「求父皇收回容阳与顾公子婚约的成命。」

「顾公子与其侍女两情相悦,容阳愿成全一对有情人。」

1

「嘶……」

我头痛欲裂地醒来,睁开眼,看清楚眼前的处境。

入目是宫殿内彩绘云顶檀木的梁子。

是我的寝宫。

难道我重生了?!

「公主,您该起来了,您今天约好了跟顾公子一同去踏春呢。」

来不及细想,屋外传来了春桃清脆的声音。

我听着这熟悉的声音,鼻子不由得一酸。

春桃是我身边最亲近的侍女。

上一辈子,她为了保护我不被顾瑾凉的人带走。

最后拼死被守卫的刀刺死。

顾瑾凉是如阶下囚般临国的质子,而我是身份尊贵的燕国公主。

上一世,他对我万般好,让我误以为他是良人。

不顾父王母后的劝阻,求了他们成全这段姻缘。

不料,他当晚竟和临国里应外合,设计在阖家团圆之际为敌军队伍开了城门。

导致无辜百姓丧命,血染红了护城河。

一夕之间,家国俱亡。

而我被他关在不见天日的宫殿里日日折磨,不成人形。

而妍黎,成了他身边最受宠的宠妃。

被顾瑾凉揽着腰来到我面前。

褪去昔日的朴素,坐拥万千风光,高气昂地对我百般侮辱。

思及此处,我眼里闪过一丝恨意,掐了掐手心。

既然重生了,那就是老天爷认为我命不在此。

上辈子顾瑾凉欠我的,我要他血债血偿。

2

「公主,今日仍要戴这支簪子吗?」

抽离思绪,我顺着她的手看过去,是顾瑾凉送我的那支缠丝沉花簪。

是昔日我和顾瑾凉定情时,他送予我的。

与我任何一件首饰都无法相比,可我还是簪了很多回。

「今日戴这支吧。」

我指了另一支自己更喜欢的翡翠白金簪让她给我戴上。

不多时,外面进来了一个宫女。

「公主,顾公子已经到了,现下正在前殿候着。」

我点了点头,却没有要起身的意思。

约莫过了一炷香的时间,我才起身去了前殿。

殿里,顾瑾凉一身白玉锦服,大约是等久了,面色隐隐发沉。

周围的仆从都低着头,唯有他身边的妍黎正和他对视着,扯他腰间的玉佩。

一身娇俏的鹅黄色衣衫,明眸皓齿,脸上带着明晃晃的笑意。

见我来,她立马收敛了神色。

「公主,你来了。」

顾瑾凉起身却没有行礼,或许是默认我允了他的特殊。

妍黎只是微微福了福身子。

「按宫规来说,地位低的人见到本宫应该行什么礼来着?」

我状似不经意地问春桃。

「……一般比公主地位低的见到您应行五体投地的跪拜大礼。」

春桃看着我的神色犹豫着回答。

「公主,你……」

顾瑾凉脸色难看,想要说什么。

被身边的妍黎扯了下袖子,极快地和他使了个眼色。

顾瑾凉稍稍缓了下。

我冷冷瞥着他们的动作。

上一世,他把我不见天日的宫殿里日日折磨,任由妍黎一遍遍羞辱我。

说着最讨厌我这副目中无人的高贵模样。

我痛得晕过去都不肯服一句软。

最终竟然生生地疼死过去。

我喏了一声:

「那个穿黄色衣衫的侍女先来吧。」

妍黎脸色惨白,还是跪下来向我磕了头。

「参见公主殿下。」

起来时,她的眼睛红红的,仿佛受了什么屈辱。

「那顾公子这种身份呢。」

我又问春桃。

「顾公子是临国的世子,虽是质子,但和公主……有了婚约,只需行小礼道万福就可以。」

质子这两个字是他心中的刺。

他在我的注视下,面色阴沉,从牙缝里挤出来几个字向我行礼。

「公主万福。」

看到他这副受辱的样子,我尤嫌不够添了句:

「看来顾公子还不太熟悉行礼的规矩,春桃,去给顾公子示范一番。」

春桃十分规矩地作了个行礼的动作。

顾瑾凉咬着牙:

「公主,当真要这番折辱在下?」

我轻笑:

「既然已经和本宫有了婚约,顾公子可就要学习燕国的规矩,以免自己的身份被他人诟病。

「顾公子,下次可别再忘了规矩。」

这仅仅是个开始。

前世的亡国之恨,杀亲之仇,负我之情。

一笔笔,我要亲手让他偿还。

3

熊熊大火烧了我的景阳宫,我在火光中听到了慌乱与不安。

「临国的军队杀进皇宫里了!快跑啊!!!」

人人自危。

我不顾劝阻跑去了父皇和母后的宫里,却只见到了他们的尸首。

桌子上还摆着个刚织好的锦绣吉祥团花香囊。

是母后为我织的。

身后一阵兵器刺进血肉里的声音,我回身看见了身着墨服的顾瑾凉,还是我晨起时为他选的。

他身后带着临国的士兵。

他冷笑着。

眼里是我未曾见过的冷漠。

「终于找到你了,公主殿下。」

他身边有一个眼熟的燕国武将。

顾瑾凉对他吩咐:「程校尉,把她带走」。

再然后,就是被关起来的那段日子。

屋子里不见天日,我在黑暗中被锁链绑住。

只有顾瑾凉和妍黎来的时候可以带来一丝光亮。

妍黎纤长的手抚过我的脸,下一秒就换成了匕首。

「你以为你还是从前尊贵的公主吗?!世子爱的只有我!你算个什么东西?!现在世子连看你一眼都不愿,不如就划伤你这张没用的脸!」

伴随她尖锐的声音落下,我的脸上一阵钻心的痛。

「公主,公主您怎么了?」

春桃的声音叫醒我。

我从噩梦中惊醒,出了一身冷汗。

从贵妃榻上支起身子,我喝了紫檀案几上晾好的茶。

「公主,今晚有宫宴,可仍要带顾公子一同前往?」

秀丽细长的黛眉蹙起,我回道:

「带他干什么!」

忽而又想起那个梦,我勾起一丝笑:

「自然是要带的。」

毕竟,戏没了主角可怎么往下演。

本想独自前往宫宴,顾瑾凉却早早地在外面等我。

那天,我有意折辱他,他脸色不好。

故意冷落了他一番时日。

估计是想借着此次机会与我重新修好。

顾瑾凉站在马车旁等我。

我出去时正瞧见妍黎往他身上披披风,靠得很近。

五月的天,可真是能冻死他一个身高八尺的男人。

「公主,在下陪您一同去宴会吧。」

我似笑非笑盯了他半晌。

顾瑾凉浑身不自在,对上我的眼神。

福至心灵般地。

他脸色不善,躬身同我行了个礼:

「公主万福。」

「顾公子近日规矩学得不错,只是莫要忘了管教好下人,不然,可就有人的手不知道要放在哪儿了。」

我略带深意地看了妍黎一眼。

妍黎是个聪明人,知道我说的是她刚才手要摸上顾瑾凉脸的事情。

脸上没了血色,看着真是可怜。

我上了马车,还听见后面的声音。

「……妍黎,你的脸色怎得这么难看,她又没说你……」

我嗤笑一声,真是个没脑子的东西。

不过,既然戏已经开场,就算戏子唱得再烂,也没有停下的道理。

4

今日的宫宴上,父皇身旁的母后还是昔日的模样,一袭织金绣凤的华服,典雅端庄,明艳照人。

不似个已然诞育皇子、三十多岁的妇人。

见我来,她温婉地笑:

「筠筠,不必多礼,快入座吧。」

我心头一酸。

父皇也赶紧免了我的礼。

目光触及我身后的顾瑾凉时,脸色一黑。

上一世,父皇和母后就不同意我和顾瑾凉的婚事。

最后是我苦苦跪了三日,他们才允了。

我知晓,他们疼我。

宫宴已过半,席间推杯换盏,觥筹交错。

我悄悄离开去外面透了口气。

「……妍儿,我对你才是真心的。要不是因她的公主身份利于我的计划,瞧她那一副自视甚高的假样子,我才不稀得娶她。」

走过亭廊,尽头处的拐角边隐隐约约传来声音。

这声音我化成灰都忘不了。

是顾瑾凉。

「……世子,她是身份尊贵的容阳公主,妍儿现下还要受她折辱,日后你娶了她,还不知要如何折腾我,妍儿还不如一头撞死给公主清净。」

妍黎泪水濡湿了眼眶,惹人怜爱。

顾瑾凉焦急地抱住她。

「胡说什么。她就算再怎么高贵,以后还是要听我的,更何况我对她没有情。妍儿,我最爱的人是你……」

妍黎眼泪盈盈的眼里闪过了一丝得意,扬起一个笑。

别的不知,可我笃定方才妍黎那一眼已经看到我的身影了。

她在向我示威。

好一出戏。

既然是这么好的姻缘,我岂有不成全的道理?

我走出去,勾起一个浅笑:

「本宫来得正巧啊,竟撞见顾公子与有情人在此私会。」

顾瑾凉慌乱把妍黎推开,挡在身后。

妍黎的目光中一闪而过愤恨。

「宛筠,你听我解释,妍儿是思乡太过,我正巧安慰了她几句……」

都抱在一处了,还拿这种低级的谎话搪塞我。

不知该说顾瑾凉太没脑子,还是该自嘲他对我的敷衍。

「哦?」我莞尔一笑,「是吗?」

顾瑾凉以为我信了,明显松了一口气。

我心中冷笑。

抚了抚掌心的镯子,我若无其事:

「顾公子,本宫送你的香囊怎么不见你戴啊?」

他就被我问地一口气提不上来:

「公主亲手所绣之物珍贵无比,在下心中惶恐,不敢轻易戴出来。」

好一个不敢戴出来。

我瞥向昏暗光线下的妍黎的腰间。

那是从前的我亲自绣的百蝶穿花锦缎香囊。

我跟着春桃学着学的几日里,不止一次扎到了自己细嫩的手指。

那时,我却不觉得痛,满心觉得顾瑾凉是我的良人。

上一世,香囊送出去后,顾瑾凉说他很喜爱。

可我却没见他戴过。

他说是要珍藏我的心意。

最后,我却在他的贴身侍女妍黎身上见到了那枚我绣的香囊。

想到此,嘴角仍噙着一丝笑意,眼里却冰冷:

「香囊是否是不小心丢了的,顾公子心里清楚。」

顾瑾凉仿佛被一记重锤击中,脸色惨白。

估计也是看到了妍黎身上的香囊。

试图辩解我却已然耐心全无。

「本宫并非那种不大度的人,既然顾公子和妍黎姑娘有情。那本宫自然会成全。」

转身回去,不看身后顾瑾凉和妍黎喜悦的样子。

毕竟,他们真正的福分,还在后头呢。

5

我回了席位,顾瑾凉不多时也和妍黎一同进来了。

父皇和母后正要离席。

我上前一步:

「父皇,母后。」

他们停下来看向我,席间不少人的目光也被吸引来。

我当场跪下:

「父皇,母后,今日端阳佳节,儿臣可否斗胆借此求一愿?」

父皇皱了皱眉。

「容阳想求父皇收回儿臣与顾公子婚约的成命。

「顾公子与其侍女妍黎姑娘两情相悦,私定下终身之情。

「容阳不愿让有情人分离,故而斗胆请求父皇。」

我肩背挺直,在地上叩了头。

席间一片寂静。

而后一阵哗然。

[临国的质子对容阳公主不是情意深重吗,怎么又闹着要退婚?]

[当时,听闻公主在陛下的勤政殿外跪了整整三日才求来的婚约,怎么……]

[真是太不成体了,公主的婚约岂能当作是儿戏。]

「胡闹!」

父王愠怒地拂了拂袖子。

此时,注视着我的人有许多,我却能分辨出顾瑾凉和妍黎的两道。

一道最焦急,一道最狠毒。

顾瑾凉焦急地跪在大殿中央:

「陛下万万不可啊,公主只是一时误会了在下,公主和在下两情相悦。万不可一时冲动……」

「我看未必。」一道声音插了进来。

是凌家的小将军。

凌云郢。

他拿着酒盏站了起来,墨色金丝暗纹的锦服衬得他身形伟岸,鼻梁高挺,剑一般的眉斜斜地飞入鬓角落下的几缕乌发中,眉眼英朗。

只是神情散漫,带着几分不羁。

「依臣看,真心或是假意,外人自然是看不出的。

「只有当局者才能感受到,陛下自然要听听公主的意思了。」

说罢,他冲我挑了挑眉。

我将背挺得更直:

「父皇,容阳贵为皇室之女,行不得拆散有情人之事。

「望陛下收回成命。」

6

父皇最终还是收回了我和顾瑾凉的婚约。

这几日,京中都在传此事。

临国的质子不爱公主爱侍女,成了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。

有人说公主有气度,是真性情,成全了一对世间有情人。

有人说质子有眼无珠,放着容姿冠绝京城的公主殿下不娶,眼瞎看上了低微的侍女。

顾瑾凉与我解除了婚约,作为一个质子,他的日子必是不好过的。

而我当然是要亲眼看看。

顾瑾凉的宫里冷清空荡,竟无一个宫人。

内院传来声音。

隔着镂空的砖墙,我看到里面的情景。

「盛宛筠发什么疯?!好端端地退什么婚?!害我被这些平民取笑,还有临国的大业……」

顾瑾凉脸色阴鸷。

妍黎站在一旁,惯常是那副楚楚可怜的样子,梨花带雨:

「世子,都是妍儿不好,是妍儿没有藏住自己对世子的情意……」

「哭什么,听得人心烦!」

顾瑾凉一脚踹在了妍黎的心口上。

妍黎一声惨叫,眼里的眼泪都忘了继续,满是不可置信:

「世子,你……」

「哟,顾公子还当自己是从前的准驸马爷呢,大白天就在宫里动手打人了,好大的架子。」

里头一个尖声尖气的太监走出来。

扔下两碗馊饭和硬邦邦的馒头,啐了一声就走了。

顾瑾凉眼里只剩下了怨恨和阴毒。

「盛宛筠,等着吧,总有一天我一定要将你踩在脚下,让你日日受尽我受的屈辱,千倍万倍……」

妍黎面色惨白地躺在地上看着自家陌生的世子。

看到这些,我只觉快意。

天道好轮回。

上一世,你欺我辱我,害我家破人亡的时候,可曾想过现在。

7

此刻,我正在马车上。

「公主,到郊外了。」

车停了,外面的仆从提醒道。

下了车。

我环视一圈周围的风景。

溪水潺潺,嫩草映红。

可我无心欣赏。

我在找人。

走出一段距离,我心里还在嘀咕着人呢。

近至河边时,终于看到了那个记忆中熟悉挺拔的身影。

匆匆向那处快步走去。

「凌云郢!」

我向那处在河边坐着饮酒的身影打招呼。

凌云郢听到我的声音,蓦地回首。

那双眼眸锐利如鹰隼,带着肃杀之气,霸道而强势。

饶是我久居高位,也被这种真正久经沙场的气势威慑了一瞬。

见到我的身影,凌云郢收敛了些戾气。

「公主殿下好大的架子,让臣好等。」

「谁让你不约在府中,约在这么个荒郊野外的地方。」

黛眉微微一蹙,我轻声开口。

其实,原因我知道。

今日是他父亲凌大将军的忌日。

凌大将军战功累累,深受百姓爱戴,也受父皇重用,一时风头无两。

却在和临国的战争中不幸战死在了沙场上,剩下一个孤寡的将军夫人和当时刚加冠的哥哥撑起了偌大的将军府。

彼时,凌云郢尚年少。

后来,哥哥当了文官,凌云郢继承了他父亲的意愿,做了武官。

自小习武,天赋异禀,成为了燕国年纪最小的将军。

上一世,最后却也是战死在了中秋节的那场战事中。

凌大将军昔日待我很好,会在那些百姓安定的日子里会带我去马场带我跑马,练习骑射。

我就是那时候认识凌云郢的。

彼时他年方十二。

一身银白铠甲,弯弓搭箭,箭箭劈风破刃。

少年意气,却已经隐隐有了如今的将气。

我目中流露赞叹之色,拍手叫好。

几个哥哥整日在太学院念书,我不曾见过这般恣意洒脱的少年郎,便追在凌云郢身后追着他教我箭术。

那时的凌云郢是个有些自傲的小少年,不喜我总跟在他身后。

可只要我红了眼睛又会手忙脚乱地低声道歉。

转眼间,已经过了这么多年。

自凌大将军战死后,凌云郢入了军队,再和我没有联系。

在他于我而言空白的这些年,他仿佛成长了很多。

凌云郢神色暗淡,眉眼成熟。

我见不得他这副样子。

在他身边学着他的样子坐了下来,朝他伸出手:

「酒呢,时隔这些年没见,本公主今日勉为其难地坐在这陪你喝两杯。」

凌云郢有一瞬的惊讶,把手里的酒递给我。

我和他分喝一壶酒。

酒入喉的一刻,我就被这烈酒呛得满脸通红,咳嗽不止。

我听见身旁他低沉的笑声:

「公主,这酒可是很烈的。」

我听出了一丝挑衅。

不服气地又灌了一口,刚猛烈咳过的眼睛含着水意,挑衅地看他。

他一愣,又从喉咙里低低地溢出一声笑声,有些愉悦。

如冰雪消融。

我觉得这酒似乎是有些烈了,两口就让我有了醉意。

竟让在凌云郢的平静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温柔。

8

「公主,顾公子又来了。」春桃提醒道。

解除婚约后,我有意给顾瑾凉的出入行方便,为的是抓住他和程校尉见面勾结的证据。

他反倒是沉得住气,这几日不出宫,反倒是天天在我宫门外跪着求见。

「那就见一见吧。」

我抚了抚腕上的镯子。

走过前殿,远远便瞧见宫门打开,顾瑾凉跪在阶前。

跟在旁边跪着的还有妍黎。

有过路的宫人走过,只敢偷偷地瞟上一眼。

「容阳公主到!」

顾瑾凉眼睛一亮,立即就要起身。

「顾公子既然和我已无婚约,还是要避嫌的好。本宫这景阳宫,顾公子可要想好再进。」

他讪讪收回了要迈进宫门的脚,又跪了回去。

我扭头吩咐下人:

「去给本宫搬把椅子来。」

坐在朱红檀木的太师椅上,我欣赏了会蔻丹染得殷红的指尖。

施施然看向阶前跪着的二人。

「顾公子今日求见本宫,可有什么要事?」

宫前长街上时不时有人经过。

顾瑾凉忍着难看的脸色,向我叩了一首:

「在下只是想着和公主有些误会,特意来解释一番。」

「哦?是吗?难不成顾公子对妍黎并没有那种心思?」

我似笑非笑地瞥了一眼跪着的妍黎。

「在下对她绝无半分情意,公主,在下心里仰慕的只有您。

「若有半分虚言,便遭天打雷劈。」

见我不语,顾瑾凉忙不迭地表忠心。

妍黎的手紧紧握着,毫无血色。

暴露了她内心无法抑制的不平静。

「那便是本宫夜深看走眼了。」

我淡淡道。

不等顾瑾凉露出喜色的机会,我厉声:

「不过,既然顾公子对妍黎无意,那便是妍黎在意图勾引顾公子。

「宫规森严,本宫眼皮底下容不得一粒沙子。妍黎必定要受罚。」

妍黎脸色煞白地抬起头,拽住顾瑾凉的衣角。

「世子……」

顾瑾凉有些不忍,但还是掰开她的手。

「妍黎,走上前来。」

妍黎抖着身子走上前两步,跪在我面前。

我掐起她的下巴。

「真是个楚楚可怜的美人。本宫都要怜爱了,可顾公子既说对你无意,那就只能罚你了。」

妍黎的眼睛里全是恨意。

我冷笑,看来还是不怕。

随手摘下她头上的一根簪子,扔在顾瑾凉面前。

「本宫仁慈,只需毁了妍黎这张勾引主子的脸就可以了。」

「既然顾公子对妍黎无心,那便证明给本宫看。若你胆敢骗本宫,本宫不介意让你二人下去再做鸳鸯。」

话尽于此,我等着看好戏。

「世子!世子!!妍黎从小跟着您,不要啊……」

这会的她再也没了方才的胆子,一步步退着厉声哭喊。

脸色惨败,满脸泪痕,顾不上半点体面。

顾瑾凉犹豫了半晌,还是捡起那根簪子。

走到无路可退的妍黎面前。

「世子,不要,不要……啊!!」

她惨叫一声。

血溅到了顾瑾凉的衣袍上。

他面无表情地划下去。

我看着妍黎血肉模糊的脸,与上一世的我重叠在一起。

妍黎昏死了过去,我命人将她扔了出去。

比起就这样轻松地死去,顶着这样一张令人厌恶的脸活着才更让她痛苦。

她也不会知道,顾瑾凉这种自私自利的人最不会心软。

尤其在触及到自己利益的时候。

情意深重,不过如此。

9

自从上次之后,顾瑾凉便再也没有来过我宫里。

路过景阳宫都要远远地绕着走开。

如今是六月,与我记忆中敌军临城的中秋时节隔了两个月。

这些日子,我派了人暗中跟踪顾瑾凉,果不其然见到了上一世在他身边的程校尉。

我拿不到确凿的证据,也不确定顾瑾凉是否还有后手。

现下也不敢轻举妄动。

关乎江山社稷的大事,我必须要谨慎。

我身边唯一能与程校尉有接触的人。

便是凌云郢。

那日,我陪着凌云郢聊了好一些。

喝到最后,醉醺醺地抱着他哭,说想念凌大将军,想回到小时候,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抹在他身上。

最后,也不知是如何回去的。

这些日,我总往将军府跑。

「这是不是我那时送你的泥人啊?

「凌云郢,你在画什么啊?」

我在凌云郢的书房里百无聊赖地转着,又凑到凌云郢的红木书案上。

「临国的地势攻防图。」

他提腕蘸了下墨。

我提起了兴趣,凑得很近要看清那张图。

没注意到凌云郢已然停笔,目光深深地看我的侧脸。

「你怎么……」

正想问他怎么不画了,就被他近在咫尺的脸吓了一跳。

猛地退开时动作幅度有些大,眼见就要撞上后面的木架。

「嘶……」

却没有意料之中的痛。

凌云郢拉住了我,我顺着他的力道栽倒了他的怀里。

「长大了,怎么还是这么不小心。」

他俊朗的脸蹙着眉头。

我正想说什么。

「将军,校尉到了,正在前厅等您,是否要召他……

「啊……对不住,公主,将军,我什么都没看见。」

进来传话的侍女尖叫一声,连忙背过身去。

凌云郢方才拉我时,我顺势坐在了他的腿上。

现下呈现的景象就是凌云郢抱着我坐在他怀里。

我的胳膊还揽在他脖子上,十分亲密。

我若无其事地收回手,端起茶杯来啜了一口:

「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,你幼时抱得我还少吗?」

凌云郢摩挲着指腹,神色沉沉地望着我半晌,一字一句道:

「盛宛筠,你再说一遍?

「是你对自己的这张脸太没自信,还是你没把我当作是男人?」

他威胁我说等下回来跟我算账,然后去了前厅会客。

我本想离开,问了侍女才得知凌云郢见的人是程校尉。

绕过亭廊,我悄悄进了会客厅。

「……那属下就先行告退了。」

只赶上了最后一句。

得,白来。

程校尉有些平凡的身影,和我记忆中粗暴关押我的身影重合。

毫无疑问,上一世被顾瑾凉收买,犯下通敌叛国的罪行的就是这个程校尉。

凌云郢欲回身,看见了我的身影。

「你躲在这里干什么?」

我随意扯了个借口搪塞他。

用晚膳时,还在和他嘀嘀咕咕说那个程校尉不像是什么好人模样,要小心他云云,吵得凌云郢冷着脸停下筷子。

「公主,食不言,寝不语。」

我只得作罢,准备改日再提醒他。

吃完饭,和凌云郢在园中消了消食。

天边挂着一轮满月,在阶上投下淡淡的银辉,清绝又美丽。

四周寂静,偶有微风吹过树梢。

「我会小心的。」凌云郢突然开口。

我一愣:「什么?」

「程誉。」

是那位程校尉的名字。

凌云郢深邃的眼眸望着我,认真又笃定。

我不知他对我莫名的信任从何而来。

只觉今夜的月色格外轻柔恬静。

10

近些日子,我没再派人去跟踪顾瑾凉和程校尉。

因那日和凌云郢提起跟踪之事。

他说我的人容易打草惊蛇,便换了他手下的人去。

我虽有不满,却也知道术业有专攻。

临近中秋,宫内宫外都洋溢着一副祥和热闹的景象。

平静的表面下酝酿着一场即将来临的风暴。

「母后,您又在绣何物?」

我轻轻地搂着母后的脖子撒娇。

「眼下,将至中秋,母后想着给筠筠绣个锦绣吉祥团花的香囊。」

她笑起来,眼角已有了细纹。

我眼中不知不觉洇了泪意。

母后问我是否真的对顾瑾凉没了旧情。

我点点头。

经过上次妍黎一事,顾瑾凉心有余悸。

贪生怕死的他自然不敢再来触我霉头。

她松了口气,说也好,筠筠值得更好的夫婿。

「筠筠,听闻你近日和凌家的小将军走得很近啊。我看凌家那小子是挺不错的,小时候就爱帮你出头……」

她语气有些促狭。

我的脸不由自主地挂起来两朵红晕。

「母后,您乱说什么,凌云郢自小如兄长般待我……」

况且,他对我本就没有那种情意。

若是有,前些年,他怎会执意与我断了来往,连我写的信也不曾回过。

11

今日是中秋家宴前夕,我的心里总是不安。

又来到了将军府。

将军夫人是个直性子的人,爱憎分明。

见我来,满眼笑意,忙拉着我的手说话。

凌云郢和他的兄长凌霁在书房内谈事。

我和将军夫人在亭子里赏花饮茶。

正值花期,枝头金桂飘香。

廊外一路开满了花,菊花露出鹅黄的花蕊,花香馥郁,流转在这方庭院。

和风正暖,凌云郢熟悉挺拔的身影从廊外走来。

我啜了一口盏中的菊花茶。

要是明夜之后,还能如今日这般就好了。

「想什么呢?」

凌云郢敲敲我的脑袋。

我回神夸张地捂住头,惹得凌云郢有些手足无措地站在旁边。

将军夫人笑着看我和凌云郢的互动。

「看你紧张的,笨不笨。」

我松开手,露出一双明亮清澈的眼眸,脸上挂着明艳的笑容。

凌云郢意识到自己被骗,有些恼地要来闹我,又顾及到自己母亲在旁边。

阅读全文
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内容,图片,视频等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(发布者:爱推文的六六,不代表本站观点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农村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农村号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侵犯到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

相关问答
栏目热点
目录auth下缺少key.txt,请前往官网获取授权